暗辞_AC

“旧事勿提,而今从头。”



无姓单名暗辞。

写不出多好的文章,画不出多美的图画,唯有的,只剩心中的那份守念。

感谢你的到来,我可以以此为傲。

《卷帘情愫》

沙僧的心里一直捂着一个姑娘。

这个姑娘,就是沙僧心中永远的一道疤。偶尔触碰到,疼痛会从心脏蔓延至全身。

远古九州万国,一富裕家里出生了一个婴儿。婴儿的一声啼哭让远在灵山雷音寺的如来微微一怔。如来将手中的佛珠转了一转,随即却发出了一声叹息……

这个婴儿长大成人后,建功立业,战场杀敌无数。乾坤万里由他闯,英雄天下显威名。世间的英雄豪杰都以他为榜样。他就是沙僧。

一日,沙僧带队外出打猎。见一七彩梅花鹿在树林中一闪而逝,遂驾马疾驰急追而去。随行的士兵被远远的甩在后面,没了身影。

追了很久,追到了森林的尽头。有一参天的古树,绿叶成荫,树就像墙一样挡住了继续前行的路,枝干上的叶子像是一张巨网遮蔽...

【同人||三国演义】刘备x孙尚香

“前面挡路的可是刘备 刘玄德?”

“正是在下,不知姑娘可是孙尚香 孙小姐?”

“就是本大小姐。”

——

“刘玄德,你可曾后悔认识我。”

“未曾。”

“为何?”

“玄德这一生能遇到孙小姐这等贤惠之人实属不易,乃是玄德的福气,所以不曾后悔。”

——

“玄德,我在东吴等你,等你来接我回家。”

“阿香,等我,玄德必不负你。”

——

“夫人,主公他……于白帝城逝世……”

“刘玄德,你终究没有接我回家,那好,既然如此,还是我去找你吧。”

——

223年3月  刘备于白帝城病重身亡

刘备之妻孙尚香得此消息痛不欲生投江自杀

——

“玄德啊,玄德,你还没有问我后不后...

《佛罪》by玮尊瑾上

“我从未见他哭过,哭的这么伤心。”

*转自微博已授权

【同人||王者荣耀】韩信x李白

  那场雨,彻夜未停。

  狐狸独自走在街道之上,葫芦里的酒已经不多了,雨水冲刷着身后拖着的剑,斗笠上的雨滴吧嗒吧嗒的响着,实着烦人,微醺的醉意使他似乎已经感受不到雨夜的寒冷。

  狐狸没有头脑的走着,他现在已经没了去处,城南的房子也因为今天的事情无法去面对,他不禁自嘲,初到长安也是这样一个人,好不容易有了心仪的人,却连保护他的能力也没有,李太白啊李太白,你怎地落得如此落魄。

  狐狸走累了,他顺手扶着身旁的架子找了个屋檐靠坐了下来,脸上的流淌的早已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。

  仰头送酒入喉,又似当年落魄少年影。

  .

  宁静的早晨被一阵喧哗所打破,李白从睡梦中吵起,披上外套打开门...

《弥生媚狐》

  【初遇】

  

  寒冬腊月,长夜漫漫。大雪稀稀簌簌从天际飘下,落地无声,偶尔屋外传来枯木吱哑一声闷响,怕是雪势来得太凶,惊了沉默在黑夜的万物生灵。

  

  弥生一身素色灰衣,安静跪在佛前诵完最后一卷经。抬头,正对上佛那一双面含慈悲的双眼,“阿弥陀佛,我佛慈悲。”他虔诚躬身,退出佛堂。

  

  回到禅房,灭了烛火。刚要躺下休息,却听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:“小师傅,外面天冷,可否让我进屋里歇歇脚取个暖?”带着一点胆怯却又有一丝娇柔的女声传入弥生的耳朵。

  

  弥生闻言,赶忙起身,想着屋外天寒,须让那施主快快进屋才好。三两下整理好衣着,推门,却并未寻到一...

“金。”

“嗯?”

“此去意欲何为?”

“踏苍天,碎凌霄。”

“???”

“啊?抱歉,拿错台词本了,这是隔壁剧组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*高产似母猪(?)
*忘了自己是个文手的事情
*根本停不下来

(〜^∇^)〜中秋快乐 〜(^∇^〜)

两天摹了张魔术师狄仁杰哈哈哈哈哈哈

一眼看下去简直惨不忍睹哈哈哈哈哈哈

论一个文手中秋节不发文去画画的微妙哈哈

上色好辛苦决定不画背景的哈哈哈哈哈哈

(此处省略N个魔性的笑声)

《冥雨幽蝶》

  【一】

  

  碧苍山色渺如茫,花草飘摇浮萍倒,黑云积抑,风雨将至未至。

  

  颠簸的马车发出吱悠悠的响声,独自行走在山林一侧的幽径上。马夫赶着路,看着天色将晚,索性加快了速度,想着争取在天黑前将车内的人送进佑福庙。

  

  段子介看着眼前郁郁不语的娘亲,拉着她的手问:“娘亲,我们要去哪里啊?”女子周身帛缕,锦衣华服,精致的面容却无法遮住她满面的憔悴,她看着段子介,眼里透出深深的绝望。

  

  段子介不懂,他不懂,娘亲为什么这样不快乐,娘亲看起来为什么那么伤心难过。于是,小小的他便用力握住了娘亲的手:“娘亲娘亲,你不要难过,我会永远陪着你,照顾你的哦!”...

【同人||王者荣耀】狄仁杰x李元芳

“你是谁?”

“长安第一神探,狄仁杰。”

第一次见面,他对他这样介绍自己。

李元芳没有想到,他从始至终对狄仁杰的依从,不是那高昂的工资,而是他不敢去想象的一种情感——他对狄仁杰的爱。可惜的是,他没有勇气说出‘我爱你’这三个字,在他眼里,这个男人是狄仁杰,长安城中最有威望的男人,他,无法去高攀。

狄仁杰也没有想到,当初他只是想留李元芳来替他打听事情,从开始的冷漠无言,到后来他无论走到哪里都挂念的小老鼠,他才惊然发现——他爱上了这老鼠。可惜的是,他无法接受这其中的感情,几十年来,他断过无数案,当然也便结下不少的仇家,四处无人不想害他,他,应该守护他。

“你是谁?”

“你这辈子最爱的人和...

《金宫灵雀》

 【巫术】

  

  在意识逐渐模糊之前,我看见花艳眸中盛放的一抹幽蓝,她撑一把素白色的竹骨伞,嘴角边带着一抹诡谲的笑,冲我轻手一挥:“程阿宝,你永远也不可能得到秦臻的爱了。因为我会成为你,秦臻会像爱你一样好好疼爱我的。”

  

  她说罢狂妄的笑,那样熟悉的面孔,在此刻却招摇的像一朵浴血而生的曼陀花,我奋力抬起脚,想要离开这个地方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。我突然感觉全身开始慢慢变小,眼前颠三倒四,随后就在一瞬间失去了所有意识。

  

  醒来之后,我变成了一只雀鸟。而花艳,她成了我,成了整个罗南国的王后,成了秦臻,我的阿臻的妻。

  

  【再遇】

  

  我用力拍打着自己的...

挖坑……就不填你打我啊(*≥▽≤)ツ┏━┓

诶嘛发现梗写出来有点伤感(*´艸`*)

《天蓬不复》

  “我当过一头猪,爱过你,愿走完这场西游骗局,陪你去寻你宁愿毁去容貌,舍弃千岁,都想要的那种平淡安和的生活。”

  

  【一】

  

  那猴子又来找我喝酒了,我推辞了他,让他去找沙僧,我说我想一个人怀念下,他倒笑我:“你这个傻丫的脑细胞都被脂肪球弄出油了,还能想出什么!”

  

  来到一颗大树下,听说这里睡着三只美丽的女妖精。她们喜欢把路过的男人折磨死后吊在树上,被风吹干。我在树下站了很久,并没遇见什么妖精,大概因为我太丑的缘故吧。

  

  今天是……我想了一下,随手抓了一把草放进嘴里吞咽。对了,今天是我增肥的第五十七天了。每天我都会偷着吃十斤草和喝水。可惜成果还不理...

《七秒痴鱼》

  【逆流】

  

  我是一条鱼,生在南冥之海里。前几日,这海忽然结了冰,害得我想游泳都不成。于是,我使劲甩了甩尾巴,冰面裂出一条大缝,我拼命游了上去,顺着那条缝游了出去,我游遍了大大小小的江海河流,最终在一个名叫相思河的水里落了脚。

  

  至于我为什么选择在这里,理由很简单,因为我觉得这条河的名字很好听。虽然,我并不懂它的意思。

  

  来到这里的时候,有好多小鱼都来看我。它们每一条鱼都问我:“你从哪里来啊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

  一开始我是很有耐心的,我会一一告诉他们,本姑娘打南冥之海来的,叫做月兰。

  

  可是后来我发现,它们见我一次...

《狐叹青丝》

 【一】

  

  每年上祀节,我都会去庙里为佛祖礼香。虔心祈求着,让我遇见他。当然今年,也不例外。

  

  京陵寺庙里的香火一向鼎盛,人们都说,那里的佛祖与菩萨是最灵验的。于是我早早买了礼佛用的檀香,挽好发髻,戴上面纱,趁着天色微明,疾步去了那个寺庙。

  

  因路途有些遥远,等我到的时候庙里已游人如织,来来往往的善男信女颇多,说说笑笑的场景很是热闹。我拿出准备好的贡品献于佛前,随后双手合十跪在佛祖面前,祈求着那个人的到来。

  

  忽然一阵嘈杂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我努力定下神不去理会。却隐约感觉几个人影立在了我周围。待我睁开眼,发现一群锦衣卫已包围了整座寺庙,热闹...

《佛劫为花》

  佛言:汝爱阿难何?

  女言:我爱阿难眼,我爱阿难鼻,我爱阿难耳,我爱阿难声,我爱阿难行。  

  佛问:你有多喜欢这女子? 

       彼说:我愿化身石桥,受那五百年风吹,五百年日晒,五百年雨淋,只求她从桥上经过。

  

  【一】

  

  净灵清穹玉殿长空,佛陀端坐凌驾于九天之上。他慈眉低目,望着座下万千弟子道:“你们可知,何为佛?”

  

  殿内鸦雀无声,沉默片刻后,有一人悄然起身,空气的冷滞透过他内敛而深沉的眉目渐渐浮动起来,他抬起头,对着佛陀一字一句道:“佛是万物,...

《净荨妗罗》

红粉雕玉墙,胭脂女儿妆。心心印心心,偏爱美娇娘。

  

  【一】

  

  秋日长空,万物潇凉,百草枯黄的马场上一片寂静,附近零零星星有几名士兵四处转悠着。妗罗望着眼前高大威猛的骏马,心底突然生出一股莫名的恐惧,彼时,她只有六岁。

  

  “妗罗,这匹马是我专为你准备的。上去骑骑试试看。”妗罗的父亲李将军李折得意笑笑:“听说你昨日练习骑马已经一整天了,是时候给爹表演一下了,你说对吗?”李折转身弯腰看着妗罗,眼里却没有丝毫温度。

  

  “可是…爹我还没有…”妗罗话未说完,李折却已命人将她抬上了马背。“你可不要告诉我你什么都没有学会,我们李家可不需要无用之人。”他...

夏目友人帐

夏目,愿温柔的你被温柔相待。
此生无悔入夏目,来世愿做账中妖。

各位喜欢夏目小天使的大大们,如果有B站的账号就请投给夏目小天使一票,谢谢。

CN
夏目贵志:苹果
夏目玲子:青珏 
妆面:苹果 青珏
phx&edit:敉汩
协力:墨琞  暗辞

《通天河岸》by玮尊瑾上

“这次真的没有妖怪了。”

*转自微博已授权

夏目友人帐

CN:是我

后期:暗辞

夏目友人帐

PHX:Clover

夏目贵志:Summer

协力:一子

夏目友人帐||丰月

PHX:木舟

夏目贵志:Summer

夏目友人帐||和服

PHX:月逍遥

夏目贵志:Summer

《金蝉佛子》

 “我赌你十世,看人世沉浮,看世间险恶,看苦海无边。赌你能否成佛。”

 



  

  【零】

  

  悟空,我已教了你我的神通,没有什么可教的了,你且去吧。

  

  白眉白发的老者挽了拂尘,那拂尘洁白如雪,不沾丝毫尘埃。月光从刻花雕佛的窗户里洒落进来,老者并了指,又道了声:且去吧。

  

  那白衣人便自先散在了月光里,化成了万千光华,投进了月光里,清清冷冷,散碎了一地清辉。

  

  【一】

  

  金蝉子是从莲花中生出来的,他生出来的时候并未惊天动地,安安静静的,只睁着眼睛看着天穹,他在莲上待了四十八天才被...

【同人||王者荣耀】韩信x李白

韩信可是蛟龙族天才的存在。

他的两位哥哥都比他大上那么一百岁,可是天资却都不敌他。

韩信的父亲为了炫耀他儿子的厉害,便派他去友族青狐族进行比武大赛。

一个个不甘示弱却又自讨苦吃的挑战者从擂台上摔了下来。

韩信骄傲的看着他们:“还有谁要上来比试一番?”

台下一片寂静,正当此时一个娇小的身影从人群中挤出来。

“我来挑战你!”

韩信撇过眼去,不禁感叹,这小姑娘长得真漂亮,雪白的耳朵和柔顺的紫发,配上那傲娇的表情,萌中有些傲气。

“姑娘请走,在下不对女子出手。”韩信做了个请的手势,考虑到对方是女子,因此不可像对其他人说话那样。

“谁是女的,老子有那玩意的,你才是女的,银头发的淫龙!”...

【同人||全职高手】一叶知秋x君莫笑

烈阳晒的空气汹涌翻滚,热浪股股袭来冲的自己面颊发烫,一手提着长枪背在身后,一手抬起来用手背擦拭额头的汗,眼帘微启露出冷眸淡淡的盯着面前的敌人仔细观察。

云髻高高的盘在头顶,修眉联娟,面容淡淡的带着微笑,明眸似有一丝不屑,明眉皓齿,身上衣着却花花绿绿不堪入目,撑着一把古怪的伞靠在石头上叼着烟斗眯眼打量自己。

“喂,你的表情,真是让人不爽啊。”

“呵,那你来打我啊”

嗤笑抬起头起头,半阖着眼盯着面前的人,嘴角上扬扯出轻蔑的笑,把玩着手中的长枪,拍了拍自己身上的铠甲拭去尘埃。

“你知道我是谁么,圣上钦点的斗神知道吗?乡巴佬”

表情带着骄傲从怀里掏出一块精致的玉牌对着人,上有“斗神”烫金大...

《问佛可渡》

  一只落难的小妖千辛万苦来到一座禅院,虔诚跪在佛前请求超度。暮色低沉,晚风阵阵。佛堂寺庙里的佛灯和煦点着暖光,木鱼声咚咚作响。

  

  而佛不理。

  

  于是小妖长跪不起,当年她出生时天地风起云涌,魔界莫名被一场天雷袭击,死伤无数,因此所有魔妖都认为她是个灾星,因此她常常被其他妖魔欺负,族内人也嫌弃她,想方设法赶她离开。

  

  天真的小妖,她也认为自己是不详的,让同伴承受如此劫难,没人疼没人爱也是理所应当的,魔界容不得她,甚至有妖魔想要杀她,小妖只好流亡人世。

  

  听闻人间有度化世间万物的神通佛祖,她希望自己能被超度,能得到解脱,于是不远万里来到人...

《妖刀血姬》

  “你杀孽太重,佛门也留不得你。”隐隐约约的光亮之中,佛子背对于她,双眼虔诚的望着面前一尊高大的神像,目露哀悯,却也暗藏决绝。

  

  “果真,果真连这天地都容不下我…”女子清幽而平和的声音回荡在佛堂内外:“如此,大师可否赐我一死,我愿以死谢罪,求得众生原谅。”

  

  高堂之上的神像忽而落下一片金箔,神的眼角,有滴滴泪珠掉落。

  

  佛子回头,颔眉低目,双掌合十,俯首一拜。随后自指尖幻出一点金光,轻手送至刀柄正心。

  

  刹那间,堂内华光遍布,朵朵白莲自佛座开出,粲然夺目。

  

  【一】

  

  “是谁!”我又一次在这缥缈无底的梦中惊醒...

《齐天大圣》

有一只猴子,从出生之日就注定是不凡的,因为他叫孙悟空。

很多年以后,那已经是过去他辉煌岁月的很久很久的以后了,偶然间的民间戏台上还在演着他的故事,当他的名字不觉间飘进我耳朵的时候,我仿佛看见了一只身披猩红战袍,睥睨天地,放肆的无法无天的猴子就那样站立在九天之上,他嘴角还带着丝丝鲜红的血迹,却仍然笑得那般玩世不恭,举世无双。

【一】

在遥远的从前的从前,天和地刚刚在浩瀚的宇宙中分开,一望无际的大海潮涯之边,忽然多了颗巨大的石头,它每天沐浴着朝光月华,听过了无数次的潮起潮落,看着世间冥冥之中斗转星移的变迁,也见证了无数的沧海变为了桑田。

于是,那时的天地间便有了一种神奇的动物,他们...

《夕琼妖猫》

传闻,夕琼湖的湖底住着一位神仙,只要每天肯虔心诚意的前来祈祷,湖底的神仙就能帮你实现任何愿望,古往今来的岁月里,夕琼湖成了全天下最神圣的地方,它寄托了无数人的牵挂思念,也让无数人抓住了仅留余世的一点侥幸和希望,充满幻想。

可是,辗转百年的尘世里,没有任何人见过湖底的神仙。

然而世人皆醉,没有人愿意从迷梦中醒来,醉生梦死,众生皆痴。

【一】

菱花已经不知自己是第几次来到夕琼湖了,只是附近的人听说她当年初来夕琼湖时,还是个豆蔻年华的少女,那时早春的阳光稀稀碎碎打在她身上,美好的让人心醉。

而如今的菱花,早已过了豆蔻之年,憔悴的面容上布满了绝望,可是她那一双清澈的眸子里却依稀存着...

《痴公山狐》

  烈日炎炎,大地龟裂。隔着一座山的村庄几乎要被上天抛弃,无风无雨,河流干涸,土地寸草不生,百姓食不果腹。

  大愚坐在村外粗糙的大石板上,一口一口地抽着麻袋烟,瘦弱的身躯仿佛再一晒就会干掉。

  天实在太热。

  一炷香的光景悄然流过,大愚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,他掐灭手中的烟草,挽起麻布袖子,揙起裤边,扛了把大锄朝那座山走去。

  他要移山。

  村头边那个呆人扛着把锄头要移山哩!

  听说了吗,有人要把那座山移走哩!

  大愚那个愚儿呦!

  村里人一传十,十传百。家家户户都知道有个愚人企图将挡在村头的那座山移走,痴人说梦的事,一时间惹得山前人头攒...

下一页
©暗辞_AC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