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辞

语不涉难,已不堪忧。



《十赌九诈》
“红尘断肠处,笔墨书清风。”



努力做一个手速与脑洞并存的写手。

《妖刀血姬》

  “你杀孽太重,佛门也留不得你。”隐隐约约的光亮之中,佛子背对于她,双眼虔诚的望着面前一尊高大的神像,目露哀悯,却也暗藏决绝。

  

  “果真,果真连这天地都容不下我…”女子清幽而平和的声音回荡在佛堂内外:“如此,大师可否赐我一死,我愿以死谢罪,求得众生原谅。”

  

  高堂之上的神像忽而落下一片金箔,神的眼角,有滴滴泪珠掉落。

  

  佛子回头,颔眉低目,双掌合十,俯首一拜。随后自指尖幻出一点金光,轻手送至刀柄正心。

  

  刹那间,堂内华光遍布,朵朵白莲自佛座开出,粲然夺目。

  

  【一】

  

  “是谁!”我又一次在这缥缈无底的梦中惊醒...

《行者悟空》

有一只猴子,从出生之日就注定是不凡的,因为他叫孙悟空。

很多年以后,那已经是过去他辉煌岁月的很久很久的以后了,偶然间的民间戏台上还在演着他的故事,当他的名字不觉间飘进我耳朵的时候,我仿佛看见了一只身披猩红战袍,睥睨天地,放肆的无法无天的猴子就那样站立在九天之上,他嘴角还带着丝丝鲜红的血迹,却仍然笑得那般玩世不恭,举世无双。

【一】

在遥远的从前的从前,天和地刚刚在浩瀚的宇宙中分开,一望无际的大海潮涯之边,忽然多了颗巨大的石头,它每天沐浴着朝光月华,听过了无数次的潮起潮落,看着世间冥冥之中斗转星移的变迁,也见证了无数的沧海变为了桑田。

于是,那时的天地间便有了一种神奇的动物,他们...

《夕琼妖猫》

传闻,夕琼湖的湖底住着一位神仙,只要每天肯虔心诚意的前来祈祷,湖底的神仙就能帮你实现任何愿望,古往今来的岁月里,夕琼湖成了全天下最神圣的地方,它寄托了无数人的牵挂思念,也让无数人抓住了仅留余世的一点侥幸和希望,充满幻想。

可是,辗转百年的尘世里,没有任何人见过湖底的神仙。

然而世人皆醉,没有人愿意从迷梦中醒来,醉生梦死,众生皆痴。

【一】

菱花已经不知自己是第几次来到夕琼湖了,只是附近的人听说她当年初来夕琼湖时,还是个豆蔻年华的少女,那时早春的阳光稀稀碎碎打在她身上,美好的让人心醉。

而如今的菱花,早已过了豆蔻之年,憔悴的面容上布满了绝望,可是她那一双清澈的眸子里却依稀存着...

《痴公山狐》

  烈日炎炎,大地龟裂。隔着一座山的村庄几乎要被上天抛弃,无风无雨,河流干涸,土地寸草不生,百姓食不果腹。

  大愚坐在村外粗糙的大石板上,一口一口地抽着麻袋烟,瘦弱的身躯仿佛再一晒就会干掉。

  天实在太热。

  一炷香的光景悄然流过,大愚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,他掐灭手中的烟草,挽起麻布袖子,揙起裤边,扛了把大锄朝那座山走去。

  他要移山。

  村头边那个呆人扛着把锄头要移山哩!

  听说了吗,有人要把那座山移走哩!

  大愚那个愚儿呦!

  村里人一传十,十传百。家家户户都知道有个愚人企图将挡在村头的那座山移走,痴人说梦的事,一时间惹得山前人头攒...

《蛇妖小青》

  我沉在湖底,脑海里满满都是那抹素白的身影。西湖水淹金山寺那天,我对她承诺,无论刀山火海,都会陪她一起挺过,可她一笑了之,用尽全力将我推出她的世界。

  “小青,我知你的心意。可你也应该知道,我的心早已给了许仙,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了。”她灿烂而又决绝的笑烙在我的心头。

  午夜梦回,我在幽深黑暗的湖底赫然惊醒,不知所措,泪流满面。

  一百年,已经过了一百年了…

  【一】

  我叫小青,是一条拥有五百年道行的蛇妖。初化人形时,我本没有名字,后来,我遇见了一条白蛇,她叫白素贞。

  她对我说,看你通身青色,又那么可爱,今后我就叫你小青吧。

  我愣愣地看着她,她笑起...

©暗辞 | Powered by LOFTER